對急診室很熟悉,有段時間大概每個月至少會去一次,漸漸習慣了那冷冷的空氣、刺眼的燈光、狹窄的走道,醫護人員此來彼去...。也看慣了護士採血、形形色色的病人,醫生也穿著拖鞋來來去去。也已經完全習慣急診的救護車,聽到鳴笛也不覺刺耳。印象中它們來得總是非常快,所以,有時半夜自己偷偷打了電話後,就躡著手腳盡力走到離門口遠點的地方等著,免得吵醒家人。

  但,終究已經很多年沒去了!幾天前因為某些原因,又去了急診室,卻是陪跑。同事一再向我道謝,我只回她說:「當初我自己來過不知多少次,也有很多人幫過我,所以,我幫妳沒什麼,不用在意。」。雖不是什麼光榮的經歷,卻也是幫上了點忙。我總覺得,人生,能坦然接受別人的好意,再轉而將這好意轉出去,這樣的世界會更好!不過,生病的人總是寂寞和脆弱的,以前常生病,很明白這點。看來再堅強、再怎麼捥拒,還是堅持留了下來。

  也許是因為我提到過去常往返急診室吧,她對我說了很多心裡話...,過去的許多悲傷...。有部份...似曾相似...。我沒有辦法醫治她,也許我懂一點醫理,但缺乏實務經驗。但...也許她常被某些執念抓住,也和她這些經歷有關吧?

  不過,對她給的鼓勵,我只能微微苦笑,好在我當時戴著口罩,她看不見,不然對她也有點不好意思。有些事,就算理智上明白,但卻不見得能做得到...。有時要克服的心理障礙大概遠勝過實際上的難處...。

  雖然她說明白我的勸說,但回到公司,還是表現得很倔強,但她大概沒有發覺吧?我想,也許我有些部分也是如此。明白,卻行不出來。旁觀者清,當局者迷。

  當晚10點才回家,關了店門,設了保全,舒口氣抬著頭慢慢前行,街上少有行人,馬路也不再喧囂。凝聚的街燈像是冷冷的月光,一站一站、一束一束,從這一點到那一點。這時會有一點覺得自己像夜訪吸血鬼中的男主角。

  待坐回到車站,走上回家的路,覺得社區夜晚意外地明媚,寧靜又自由,彷彿自己是主人!輕聲哼著歌慢慢信步,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不尋常的寒意襲人,但已經是五月下旬,搞不好很快就會懷念這樣的涼夜也說不定。

  默默祈求 神摸她的心靈深處醫治傷痛,心也得釋放,不再這樣辛苦。
創作者介紹

Hwa's Memory in the Star.

華.小百合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